一天,外子下班回來,一邊掏著口袋一邊說:「難怪我覺得這麼重,你看!」左手一把零錢,右手繼續掏著,一把又一把。
「少說好幾百塊吧!」他炫耀著。
我酸酸的說:「你才知道啊,我是依靠你的『重量』在生活。」
說這話的當時,我是帶著無奈的心情而自嘲的,但說完時,卻突然豁然開朗,似乎找到了家庭主婦的存在價值。
許多人都是過著隨意花鈔票、刷卡的痛快日子。唯有家庭主婦,為了所愛的家人,默默的接收、消化了那些沉重的零錢。
隔天起,我發現外子會先到零錢箱抓一把零錢再出門;給家用時多了好幾張紙鈔。沒有多說什麼,我和他同時擁有
並分享了鈔票與零錢的幸福,我們還要將這樣的價值觀教給三個小孩。

【聯合報╱羽之卒(基隆市)】 2008.01.15


讀後心得:唯有互敬互諒,才是夫妻合諧之道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茹拔 的頭像
茹拔

茹果有了妳,葦來不是夢

茹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